return第1077章 彼岸花(1 / 2)  高手下山:我不當贅婿home

typeface: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

第1077章彼岸花

第1077章彼岸花

橋並不是真正的橋,而是飛過幽暗的一道流光,看著像一座橋。

走到近前,則又看不見橋的樣子了,隻有一個漂浮在虛空中的橢圓形暗影,邊緣散發著藍光,仿佛立在虛空的地獄之門。

李沐塵和向晚晴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。

一進去,世界的實質就立刻消失了,周圍隻剩下一片幽暗,和在幽暗中漂浮閃爍的流光,仿佛穿梭在銀河。

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擁著他們往前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流光忽然消失,他們來到了實地之上。

眼前的世界驟然一變,之前那種壓抑的幽暗、令人毛骨悚然的醜惡環境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繁花似錦的仙境。

這沒有陽光,但天空中懸浮著溫柔的光點,如同無數螢火蟲在輕舞。遍地的花朵競相開放,五彩斑斕的花瓣在微風中輕輕搖曳,散發出沁人心脾的香氣。

清澈的溪流蜿蜒穿過花海,溪水中倒映著周圍的美景,仿佛一幅天然的畫卷。各種奇異的植物錯落有致地生長著,有些花朵甚至發出微弱的光芒,為這片土地增添了一層神秘的色彩。

“真美啊!沒想到奈何橋後是這樣的景色!”

向晚晴驚歎地看著周圍,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。她想起了童年時的夢幻,這不就是夢的場景嗎?

“也可能是地獄的廣告,就像售樓處的沙盤和樣板房。”李沐塵很不合時宜地說了一句,打破了向晚晴的美好念想。

向晚晴瞪了他一眼:“不要破壞美好的感覺!”

忽然又笑起來,“就算是廣告,我也喜歡。你看那兒——”

她手指著前方。

那有一朵花,和周圍的花全都不同,花瓣呈現出血紅色,仿佛是地獄深處溢出的鮮血,又像是夕陽最後的餘暉,絢爛而淒美,散發著神秘而幽靜的光芒,仿佛在訴說著無盡的故事,即使在一片花海,它也是那樣的突出。

“這是彼岸花嗎?”向晚晴說,“我在天都的《百花譜》見過!”

濃鬱的花香傳來,卻帶著絲絲縷縷的哀愁,如同古琴低吟,讓人聞之心弦顫動。仿佛這香氣能喚醒沉睡的靈魂,穿越生死的界限。花瓣看上去輕盈如羽,卻又仿佛沉重如鉛,每一片都是過往記憶的碎片,承載著生前未了的情緣和遺憾。

李沐塵也看過《百花譜》,但因對花沒什興趣,所以沒什印象了。

“是傳說中忘川河畔的彼岸花嗎?”他問道。

“對!”向晚晴興奮地說,“彼岸花,傳說能引導人前往三生石,讓人看見過去、今生和來世。”

李沐塵卻皺了皺眉。

如果來世可見,那努力的意義又何在?

如果來世可見,一切都是命定,那命運又掌握在誰手?

如果三生石是真的,那它是誰所立?

不過李沐塵倒是很想看看,若真有三生石,自己的前世和來世,究竟是何麵貌?

向晚晴朝彼岸花走去,伸手想要去觸摸,卻見那花突然飄了起來,仿佛被一陣微風吹拂,花朵在空中輕舞,帶著奇幻的虹光遊走。

“快走,它在引導我們!”

向晚晴追了上去。

李沐塵也緊隨其後。

彼岸花遊走的路徑曲折迂回,仿佛有一定的規律。

花徑兩旁開滿了各種奇異的花朵,有的散發出微光,有的則發出悅耳的鈴音,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一個美妙的樂章上。兩人越走越深,仿佛走進了一個永無止境的夢境。

他們繼續跟隨彼岸花,沿著花徑前行,走過一片片花海,穿過一條條小溪。溪水的聲音清澈悅耳,仿佛在低語,訴說著這個世界的秘密。

李沐塵一把拉住奔跑的向晚晴,停下了腳步。

“怎了?”向晚晴不解地問,目光卻緊緊盯著前方正在飄遠的彼岸花。

“這是一座法陣!”李沐塵說。

“法陣?!”向晚晴吃了一驚,畢竟是天都弟子,很快也反應過來,“難怪路線這奇怪,看來這片花海隻是我們的幻覺!”

李沐塵點頭道:“沒錯,如果跟著彼岸花一直走下去,會死在這。”

“可是書中記載,彼岸花是引導人渡過黃泉、前往彼岸的花啊!”向晚晴說。

“黃泉路上無活人,彼岸花是引導死去的靈魂的,不是引導活人的。應該是我們身上的生氣激活了法陣,而彼岸花是陰陽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