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第1076章 孟婆湯(1 / 2)  高手下山:我不當贅婿home

typeface: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

“第二呢?”李沐塵問道。

孟婆說:“第二,回答我一個問題。答對了,就能過去了。不過你們隻有一次回答的機會,對了就是對了,錯了就是錯了,錯了就再也沒有回答的機會了。”

“那如果我們回答錯了,第一個方法還管用嗎?”向晚晴仿佛找到了係統BUG。

“管用,當然管用。”孟婆說,“無論你們什時候殺了我,都可以過橋。”

“還是老老實實回答問題吧,我們殺不了她的。”李沐塵說。

孟婆略有些驚訝地看了李沐塵一眼。

向晚晴不解地問道:“為什?她的實力很強嗎?”

李沐塵說:“實力強不強我不知道,但你隻要想想,自有黃泉以來,她就一直在這賣孟婆湯,直到現在也沒有被殺死。你覺得亙古以來,隻有我們兩個活人到過這嗎?”

向晚晴恍然,不說別人,二師兄肯定來過,以二師兄的性格,如果殺了孟婆能過橋,他一定會選擇殺,可是孟婆還好好地在這,說明二師兄也殺不死她。

向晚晴不禁有些震驚地看了孟婆一眼,這老婆子看著平平無奇,難道實力強大到連二師兄都打不過?

可是二師兄如果連一個黃泉路上的老婆婆都殺不死,又怎去殺冥王呢?

“說吧,你的問題是什?”李沐塵問道。

孟婆嘿嘿地笑著,從鍋舀出一勺湯來,又輕輕倒回去:“知道這湯是用什東西熬煮的嗎?”

向晚晴一愣,心說我們哪知道這湯是用什煮的?

“這種問題不是難為人嗎?一點提示都沒有,誰能答出這個問題?除非你事先透露給他。”她不滿地說。

孟婆冷哼道:“你以為呢?本來就是難為人的!你說得對,我想讓誰知道,我就可以提前透露給他,這叫走後門。你們人世間不是最流行走後門嗎?要到陰間去,也得走後門啊!走了後門,你才能活著去,不然你就隻能死了去,明白了嗎?”

向晚晴怒道:“你這婆子,敢戲弄我們!原來是想收禮,你想要什,幹脆明說!”

“嘿嘿,後門也是要聰明人才能走的啊!”

孟婆皮笑肉不笑的,不停用湯匙攪動鍋的湯,一邊又唱起了歌謠:

“煙蒙蒙,霧蒙蒙,湯水頭看前塵。此湯非酒卻醉人,夢往事如煙雲。醉了人,離了魂,夏花秋葉亂飄零。回首前塵已是塵,喝完此湯上前程。前程長,前程深,前生後世兩分明……”

向晚晴見她絮絮叨叨,不免心煩起來,愈發憤怒,正要說話,卻被李沐塵拉住了。

李沐塵說:“我知道這湯是什做的了。”

向晚晴驚訝地看著他。

孟婆也停止了念叨,抬頭看向李沐塵:“小夥子,記住,你隻有一次回答的機會,答錯了,就永遠沒有機會了。”

李沐塵點了點頭,說:“你叫孟婆,不是因為你姓孟,而是因為你煮的這鍋湯。”

向晚晴完全不理解李沐塵在說什,孟婆姓不姓孟,和這鍋湯有什關係?這不是答非所問嗎?

“嗯,小夥子,繼續說。”孟婆低頭繼續在鍋攪拌著。

“孟者,上子下皿,從字形上看,就是將一個嬰兒放在器皿煮。”

李沐塵以手指地,隔空在地上寫了一個“孟”的篆字。

“你是說我的湯是用嬰兒煮出來的?”孟婆頭也不抬地問。

向晚晴聽得有些毛骨悚然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李沐塵說,“你湯煮的不是人世間的嬰兒,而是修行人的元嬰。”

“元嬰?”向晚晴看向那口大鍋,若有所悟。

孟婆終於停下攪拌的動作,抬頭看著李沐塵:“嗯,說下去。”

李沐塵點頭道:“人之精氣,結而為胎,化而為嬰,成而為神。你這口鍋,就是人身之爐鼎,鍋內白而沉凝者,陰而沉,為鉛;黑而升者,陰中之陽,為汞。鉛汞調和,爐鼎沸騰,這一鍋元嬰補神湯,正是修行之大藥。”

“那,我哪兒來的那多元嬰煮湯呢?”孟婆又問。

李沐塵微微一笑:“元嬰之物,乃是自成,不借它物。所以這鍋煮的,不是別人的元嬰,而恰恰是我們自己的元嬰。這沸騰的也不是別人的精神,恰恰是我們自己的精氣神。”

“也就是說,每個到這的人,所見的鍋不同,所見的鍋的湯也不同,都是自己內在精神的映照。或者說得再直觀一點,這有一麵靈魂的鏡子,每個人看見的都是自己的靈魂的內在本質。”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