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第1075章 奈何橋(1 / 2)  高手下山:我不當贅婿home

typeface: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

這是一條狹長的路,長到仿佛沒有盡頭。

好像二師兄這一劍,劈開了半個世界。

直到前方出現一絲亮光。

這亮光是豎著的,從天到地,一道筆直的光,就像立著的一把光劍。

穿過這光的罅口,眼前豁然開朗,剛才的壓抑感蕩然無存。

向晚晴長舒了一口氣,說:“終於出來了。”

眼前的世界和進入鬼門關之前那卷曲的無天無地不同了,這雖然還是晦暗不明,但開闊高遠,遠處有一條河流,傳來潺潺水聲,竟有了幾分生的氣息。

向晚晴說:“還以為黃泉路會越走越難,越走越崎嶇,沒想到反而平坦起來。”

李沐塵卻並不那樂觀:“有時候越是平坦,可能越危險。”

向晚晴說:“聽這水聲是活的,如果這是活水,那弱水截流就和這無關了。”

兩人就往前走。

走到近前,便見一條寬闊的河流,河水渾濁,呈現黃色,乍一看還以為是黃河。

可是它沒有黃河那種奔騰的氣勢,而所謂的渾濁和黃色,也隻是河麵上蒸騰著迷蒙的霧氣,蘊蘊蒸蒸,就好像盤古開天辟地的時候沒有劈幹淨,遺留在角落的混沌之氣。

水流的聲音從迷霧中傳來,聽著清澈悅耳,仿佛生命的駝鈴,隨曆史的車轍而去,讓人忍不住追隨著它。

李沐塵和向晚晴沿河而行。

不知走了多久,忽然遠遠望見一座橋。

隻是這座橋十分奇怪,不是架在河麵上,而是倒掛在河麵下,像影子一樣。

橋頭有一個小小的看上去很古老的房子,炊煙嫋嫋。

房子是正的,炊煙卻是倒著的,也如在水中的倒影一般。

屋外有一老嫗,坐在火堆旁。

火堆上架一鍋,鍋不知煮著什東西,明明是白色的液體,卻冒著黑色的氣泡。

李沐塵和向晚晴對視一眼,不約而同的想起了傳說中的奈何橋和孟婆湯。

“原來黃泉路上真的有孟婆湯!”向晚晴說。

忽聽屋前老嫗說:“真的也是假的,假的也是真的,你心有便會有,你心沒有就沒有。”

向晚晴一愣,走過去問道:“老婆婆,你這話是什意思?”

“沒意思,有意思,意思又是什意思?”老嫗喃喃地說著,用一把看上去髒兮兮的湯匙攪動著鍋的湯。

湯看上去很粘稠,被她一攪動,黑色的氣泡便細密起來。

“老婆婆,這座橋是奈何橋嗎?”向晚晴問道。

“奈何橋,奈何橋,奈何顛顛倒。顛顛倒,顛倒顛,顛倒鬼和仙。做人難奈何,做仙奈何難。不如去做鬼,顛倒忘從前……”

老嫗一邊攪拌著湯,一邊喃喃哼著,也不知是在說還是在唱。

向晚晴覺得有意思,便又問:“老婆婆,那你就是孟婆嗎?這湯就是孟婆湯了?”

“孟婆?”老嫗手的湯匙忽然停住,抬頭看著向晚晴,“我姓孟?哦哦,姓孟,也挺好,挺好,姓孟挺好……”

說著又低頭去鍋攪拌起來。

向晚晴皺了皺眉,問道:“老婆婆,我們是要喝了你的湯才能過橋嗎?”

她原本還在想,這老太婆要怎強迫他們喝湯?

唯一的可能,就是這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存在,唯有強大,才能一直守在這,強迫所有人喝湯。

可是她並沒有從老嫗身上感受到強大的氣息。

而更讓向晚晴好奇的是,二師兄是怎過去的?

以二師兄的性格,想必是不會乖乖喝孟婆湯的。雙方難免一戰。但若一戰,這老太婆又怎安然無恙地在這煮湯呢?

莫非連二師兄都敗給她了?

向晚晴覺得不可能,至少她接受不了。

沒想到老嫗卻說:“這湯很貴的,你們怕是喝不起喲!”

“啊?”

這話完全出乎向晚晴的預料,就連李沐塵都有些驚訝,而對此湯好奇起來。

“有多貴?”

“你的靈魂有多貴,它就多貴。”

“靈魂?”向晚晴訝然道,“你是說,要用靈魂交換,才能喝你這湯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可是靈魂給你了,人不就死了?”

“對啊,不死怎去做鬼呢?”

孟婆的話讓向晚晴有些無言以對。

“可我聽說,凡過奈何橋的,都要喝一碗孟婆湯,以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