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第1069章 宿命的輪轉(1 / 2)  高手下山:我不當贅婿home

typeface: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

吳媽剛回到自己的屋。

她在武家很特別,既不是主家人,也不是下人。

她是武宏麗的奶媽,算武宏麗的半個娘,不但把武宏麗拉扯大,還參與了家族鬥爭,幫武宏麗鏟除競爭對手,順利獲得天女傳功,成為天女傳承人。

所以武宏麗相當信任她,給她安排了一棟單獨的小院住著。

吳媽剛泡了一壺茶,就聽見有人敲門。

「嬤嬤,是我!」外麵傳來武昊倫的聲音。

吳媽對這個不男不女的家夥沒什好感,但畢竟人家姓武,是這座大院的主人,她再得武宏麗的信任,也不能給武家的人擺臉色。

吳媽開了門,勉強地擠出一個笑容:「是昊倫少爺啊,怎跑我一個老媽子屋來了,不知有什吩咐?」

武昊倫笑道:「你可不是老媽子,你是嬤嬤,將來宏麗姐做了女皇,你就是太後了!」

吳媽剛想謙虛兩句,忽覺下腹一痛,低頭一看,一把匕首***了她的肚子。

吳媽愕然地看著武昊倫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
接著,她就看見厲承忠從武昊倫身後走出來。

「怎,是不是很痛?你不是打心眼瞧不起我?你不是在武宏麗麵前打我小報告嗎?」

厲承忠把武昊倫扒拉開,麵對吳媽,一把握住插在她小腹上的匕首,麵露猙獰之色。

「讓你瞧不起我!讓你打小報告!讓你說我壞話!你說啊!再說啊!說啊!……」

厲承忠瘋狂地叫囂著,匕首不停地捅,在吳媽身上捅了幾十個洞。

首到發泄得差不多了,才一刀***心髒。

吳媽的身體緩緩向後倒下,至死都不明白,為什會這樣。

殺了吳媽,厲承忠又提著刀,轉身往其它的院子走去。

「你真的要殺了武家全家?」武昊倫有些驚恐地看著他,「那也是我的家人啊!」

「哼,家人?」厲承忠厲聲道,「你以為你在做什?毒死了武宏麗,吸了她的功,你就是叛逆,是反賊!你覺得武家還容得下你?不把他們殺光,你遲早要死在他們手!」

說罷,提著刀出去了。

武昊倫驚愣了片刻,便也跟著去了。

就在他們走後,花園身影一閃,李阿西閃進了吳媽的屋子。

他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吳媽,眼中沒有一絲憐憫,然後便迅速離開了。

……

整個武家,籠罩在一片血光之中。

厲承忠和武昊倫殺瘋了,見人就殺。

厲承忠在出家前,曾是道上的大魔頭,專門采陰補陽,後來被玄門追殺,不得己改頭換麵,去五台山找了座小廟出家,做了和尚。

他本就法力高強,出家後,在五台山學習,得了佛法傳承,半佛半魔,修為了得。

整個武家,他唯一懼怕的就是武宏麗。

因為武家的神功,傳女不傳男,所以武家的男人在他眼就跟廢物一樣。

武昊倫也是武家的天才,揮刀自宮後,更是發現修家傳的絕學事半功倍。整個武家,他算得上是武宏麗之下最強的高手之一了。

這兩個人要殺人,武家沒人能擋得住,何況誰也不會防備他們。

他們先把武家的幾個高手全都殺了,比如大管家平陽,另一個女人武詩琪。

殺了這些高手後,他們就開始了屠殺模式。

老的、小的,無一幸免。

當武昊倫把刀刺進武家老太爺武晉誠的心髒的時候,武晉誠的眼神是迷茫的,他怎也想不明白,他的親大侄兒為什要殺他。

第1069章宿命的輪轉.

殺了一圈,厲承忠仿佛終於把內心積壓多年的怨氣發泄光了,滿身血汙的他站在院子仰天大笑。

「隻剩下武宏麗了!昊倫,以後是我們的天下了。等你吸了武宏麗的元功,我帶著淨光天女去激活古佛蓮台,到那時,天下就是我們的了!哈哈哈哈!」

武昊倫靠過來,抱住厲承忠的腰,媚聲道:「承忠,武家沒了,我隻有依靠你了,你可不能丟下我不管!」

厲承忠哈哈笑著,返身一把將武昊倫撲倒在地上。

「我怎會舍得丟下你呢!」

兩個人就翻滾在血汙之中。

不遠處的屋頂上,李阿西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睛。

……

翻雲覆雨之後,厲承忠和武昊倫前往武宏麗閉關的密室。

半路上

上壹章 目錄 下壹頁